茄子app二维码苹果

() 修士在很多地方都已经不能算人了,完免疫酒精,完免疫寻常毒素,身体素质夸张,寿命极长。

反观魔法师,虽然他们所掌握的法术威力强大,但本身依旧还是凡人,有凡人的生理需求,不吃不喝不睡觉一样会死人。

这么一想的话,成为修士对于好吃的林小哥儿来说反而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喝不醉还吃不坏肚子,更吃不胖。

还有比这更适合一个吃货的吗?

不过也正因为除了林小哥儿之外商队的所有人都是凡人,他们在吃过晚饭之后没多久准开始分批睡觉了。

这让林天赐有点失望,毕竟他读过或见识过的那种冒险故事,在野外扎营的时候大家说说笑笑还是挺热闹的。

在野外扎营跟野营还是不一样的,前者生死攸关,后者就是出来玩儿。

西方的夜晚比东方要危险的多,在东神州林天赐顶多就会碰到个野兽,说不定还会被他反杀弄来当明早的早餐。

而在西方,很多怪物都有夜行性,且由于光线弱,视野不佳,若是像野营一样吃喝玩乐,怕是石乐志。

法师不守夜,抛开林小哥儿他们三人外,其他人分成了两组守夜,以防遇到什么突发情况。

不让法师参与到守夜,除了法师的体力较差,守夜会影响到第二天使用法术的效率外,还因为法师跟修士一样,需要每天‘练功’。

只不过法师的‘练功’跟修士们显然不太一样。

mm私房照真的好漂亮

法师是通过灵魂获取空气中游离的魔力,将魔力储存在灵魂内,而不是像修士那样储存在体内,因为灵魂的扩展性很高,所以魔法师的成长速度比修士要快。

当然,也更容易到达难以突破的瓶颈。

魔法师通过灵魂吸收魔力的过程,就叫做冥想。

修士的功法对于姿势有一定的要求,不过大多数都五心朝天盘坐修行,这主要看功法的,也有奇葩的功法,甚至还有倒吊修行的修士。

法师们的冥想则没有那么多的要求,冥想法也都一样,并不像修士那样有功法之别。

他们只要找一个自己最舒服,最能集中注意力的姿势就行。

冥想时,需要将头脑尽可能的放空,并不是睡着,应该说是更接近于清明梦的意思,集中意识把自己想象成有吸引力的东西,比如海绵或是龙卷风什么的。靠这种方法就能通过灵魂捕获魔力逐渐壮大自己。

听上去简单,可学起来可一点都不容易。

林天赐在雷迪希娅和艾尔玛的教导下也试了试,结果四次里有三次都差点睡着,最后一次倒是成功进入冥想状态,可随即他感觉皮肤一麻,便从冥想状态退了出来。

修士的灵魂和**伴随着修行会结合的越来越紧密,魔法师这种通过灵魂吸取魔力的方法放在修士身上根本不能用,体内的功法会本能的抗拒。

想试着成为会魔法的修士怕是没戏了。

林天赐倒是也不可惜,反正就是好奇试了试而已。

比起魔法这种‘旁门左道’,林天赐自己的功法还有的修。

见艾尔玛和雷迪希娅纷纷进入冥想状态,林天赐也放下净水葫芦,盘坐在铺盖上面对着篝火开始日常的修行。

神符决的特点让林天赐进展十分缓慢,即使现在神符决已经七级多了,眼看就要八级圆满,炼化速度却依旧没有多块。

体内那颗金丹的大小几乎没有什么改变,运功走了两圈,在龙珠作用下被大量聚拢过来的灵气有非常多一部分都被浪费掉了,怎么吸进来怎么排出去。

结果倒是让雷迪希娅和艾尔玛捡了个便宜,毕竟灵气和魔力其实是同一种东西,龙珠聚拢过来的灵气被林天赐浪费掉了,他附近的两个妹子则刚好受益。

若是往常,林天赐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就是个软磨硬泡的功夫,想从根本上改变只有等神符决圆满以后更换进阶功法。

不过不久前造化仙人给了他一个替代方案。

手一动,从怀里摸出龟甲。

温软的玉质摸起来很适手,缓缓向其中灌入法力,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字迹出现在脑海之中,就好像他曾经刻意背过一样。

这就是造化仙人所称的灵龟炼神法。

林天赐默默记下口诀,按照口诀所指示调运法力,依此为动力炼化吸纳进来的灵气。

效率比他想象中更高,而且随着越来越熟练,灵气刚刚进入体内就变成了法力,进一步加快了炼化速度。

到后来,龙珠几乎速运转,才能保证聚拢过来的灵气能跟得上林天赐的炼化速度,这在以前是绝对没有过的超快体验,即使是当初有玲珑相助,也只有现在炼化速度的十分之一不到。

法力的增幅速度非常快,林天赐估摸着这一次修行所增加的法力和修为,比他平时用功一个月还多。

难得有这么快的炼化速度,林天赐又有点贪心不足的把视线放到丹田里慢慢旋转的金丹上。

有这种炼化速度,想要完消化掉这枚金丹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原本估计要一年半载,现在来看顶多几天就能完事儿。

可世上哪有十十美的事情?

正要着手炼化金丹的林天赐突然感觉体内的法力有那么一瞬间不受控制,产生了一丝紊乱的迹象。

尽管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仿佛只是个错觉,但林天赐当即决定停下,不敢再继续了。

出现这种情况很明显就是根基不稳的征兆,由于神符决非常稳健,林天赐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烦恼。

但灵龟炼神法可不是神符决,也不是功法,就是个炼化口诀,类似于桌面一个小工具。

偶尔用用还行,如果你想靠这东西修行,很容易吃大亏。

造化仙人早就警告过他了,林天赐自己也明白是时候见好就收。

心中一动,收回注入龟甲的法力,脑中那清晰无比的文字也都快速隐去,不管林天赐怎么回忆也都想不起一丝一毫。

把龟甲重新揣进怀里,林天赐再度运转神符决,这次就不是吸纳灵气了,而是想要巩固刚刚激增了修为。

修行很容易让人忘了时间,等林天赐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艾尔玛和雷迪希娅早就已经完成日常冥想睡下了。

这俩姑娘睡在一起,平日大大咧咧口吻生猛的雷迪希娅睡着以后倒是很端庄,乖巧的缩在睡袋里,反而平时比较正经的艾尔玛,睡相颇为恶劣,现在正抱着雷迪希娅,把她的大胸当成了枕头,还睡觉磨牙呓语着不明所以的梦话。

抬眼扫了扫周围,几个冒险者坐在那车上,背对着篝火将视线投在营地外的树林当中,生怕那黑漆漆的树林里会钻出什么怪物。

感觉已经是下半夜了,因为林天赐练功之前守夜的不是这批冒险者。

他伸了个懒腰,骨头发出一阵脆响,也准备躺下睡一会儿,但随即他耳朵一动,像是听到了什么动静。

茫然的站起来,林天赐的视线越过马车,看向幽深的丛林。

从这里看不到什么东西,但除了柴禾噼啪爆裂声之外,还有种很微弱的沙沙声,就像是什么东西在林间穿行的声音,同时他有种预感,在林间穿行的东西似乎正在靠近。

放哨的冒险者什么都没有看到,不然他们早就跳起来了,不过林天赐心中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他赶忙叫醒了艾尔玛和雷迪希娅。

“好像有什么东西靠近,数量还不少。”

揉着睡眼的艾尔玛一听,赶紧连着变化了一下手势,查看之前扎营的时候设下的魔法警报。

“魔法警报没有动静,至少附近一百米内并没有东西靠近”

“该不会是太紧张了吧,来姐姐的胸怀里安慰你一下。”

“……”

雷迪希娅,怕是还没睡醒。

艾尔玛的魔法警报没有察觉是因为目标还有点距离,不过由于他们这儿都起来了,放哨的冒险者中,一个背着长弓的人过来问问情况。

林天赐把他的预感和怀疑说了一遍,后者赶忙朝他所说的方向看去,可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现。

“我上去看看。”

留下这句话,林天赐一个旱地拔葱,直接越到三米高的空中,双脚连踩,就跟踩着阶梯一样快步飞到二十多米高的位置。

这让下面守夜的冒险者们很惊讶,法师就是牛逼,说飞就飞啊……

林天赐上去的快,下来的也很快,轻飘飘的好像没有重量使得落在原地,连声音都非常轻微。

“我看到一种奇怪东西正在靠近,人形,大约两米左右的高度,一身红皮肤,脸是这样的。”

他捏着自己的脸,尽可能还原自己看到的东西,感觉更像是一种猩猩脸的模样。

“嘴边还有两颗呲出来的獠牙,看着挺凶恶的样子。”

若是不好想象的话,这东西非常像某玻璃渣出品游戏里的兽人,只是皮肤是猩红色。林天赐上辈子没玩过山口山,对于玻璃渣的了解只有‘cg大厂’,所以他也没见过所谓红皮肤的兽人。

然而听了他的描述,不管是艾尔玛、雷迪希娅还是之前来询问情况的冒险者,所有人的脸色一瞬间僵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