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草莓app下

呼呼~~~

凶煞绝灭之气充斥十数万里山川,阴猩红血海在一道嗡鸣震动大阵之中翻滚震荡。

大阵,血海之中浸泡着诸多亭台楼宇宫殿法台,以及一具具焦黑,破碎的尸体残骸。

其内处处山川崩塌,一副世界毁灭之景象。

血腥气充斥天地之间,虽是白日,却自有一股阴森冷煞之气在不住涌动着。

一处处山林之中人兽奔走,神情恐慌,那是灭情道圈养的灵兽与侍奉的凡人。

除此之外还有着不少灭情道的弟子逃遁远处,都在瑟瑟发抖,如同见到了世界上最为恐怖的事情。

毁灭,

彻底毁灭了!

璇玑立于云海之中,俯瞰下望,感受到那尚未散去的天威,心头不由的升起寒意。

灭情道山门之外虽然还有着诸多弟子在逃窜,可那只是外门,内门弟子,灭情道的精英,几乎尽灭在那大阵之中了。

那大阵笼罩的山门之中尸横遍野,血海汪洋,若非是那大阵束缚着,只怕能将数万里山川大地都淹没了。

清纯少女樱桃色背带裙实力卖萌养眼写真

饶是如此,山门之内,也没有了任何的活物。

只有那虚无之中万千纹理交织,漆黑如墨的三七法灭箓仍在若隐若现,却似也受到了重创。

“怎么会……”

璇玑眼神有些发直,什么样的手段,能够在三七法灭箓的庇护,宗门大阵未毁的情况下灭了灭情道?

只怕圣地要做到这一切,都需要动用底蕴,甚至至尊至宝。

那元阳道人竟然有这样的恐怖手段?

“啊,不,不!天,老天!”

“哈哈哈,死了,都死了!”

“好粗好大的雷柱,好多死人,哈哈,长老死了,长老死了!”

“呜呜!掌教,掌教啊……”

灭情道的山门之外,大片焦黑的废墟之上,不少灭情道的弟子失魂落魄,痛苦哭喊着。

“灭情道,完了……”

璇玑喃喃自语,神情说不出的恍惚。

灭情道向来与冥月圣地交好,一切圣地不合适出手的事情都是灭情道在做。

此刻山门血海之中飘荡的焦尸她也认得不少。

有灭情道的真传,有长老,那陨落于三七法灭箓之下,焦黑破损的,赫然是灭情道的掌教。

灭情道,完了……

哪怕还有着数量众多的弟子未曾被波及,但没有了诸多真传弟子,长老,哪怕有着冥月圣地为依靠。

也挡不住四面八方的大小宗门的蚕食。

曾经的敌人,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迎接这些弟子的,将是极为残酷的命运。

“元阳道人……”

璇玑神情凝重,落下云头,却是向着诸多灭情道的弟子而去。

大阵弥漫,三七法灭箓虽有损耗却在复苏之中,若想硬闯,便是粉碎真空强者在此都嫌不够。

更不必说她了。

那元阳道人似乎对这三七法灭箓有着兴趣,但想要取来,自然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还要落在灭情道的诸多弟子身上。

而且十数万山林之中,有着侍奉灭情道的凡人城郭,圈养的灵兽,两者不去理会,只怕也要杀的血流成河。

……

灭情道被灭门了!

这一个消息比之补天阁被灭还要来的惊人。

补天阁的地位虽然特殊,但十大宗门执掌东洲百国,数万年,十数万年来,名声传播何其之广?

这一招被灭门,更疑似是触怒了‘天’为天劫所灭,更是引起了无数修士的侧目,注视。

原本灭情道掌控的疆域之中的大小宗门得闻这个消息,纷纷前去灭情道山门查看,见得那尸山血海般的一幕,皆是震惊骇然。

而有着大修士以强大神通将当日那一幕还原出来,看着那从天而降的天劫,更是让无数修士震撼莫名。

有关于灭情道‘逆天’而惨遭灭门的传言一时甚嚣尘上。

而补天阁与灭情道这两方大势力的覆灭,更是让诸多大小宗门乃至于散修嗅到了不可言说的气息。

“天威浩荡,灭情道逆天而行惨遭灭门,那一幕,实在是太惨了,听闻连冥月圣地的长老都被惊动了。”

“惨啊!灭情道一方豪雄,庇护诸王朝不知几万年,就这般被灭,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好!灭的好!那灭情道鱼肉诸修,奴役诸多国度,亿万人哭其久矣,此番覆灭,真真大快人心!”

“死的好,死的好!天可怜见,当年我之师门,就因为发现一方‘炎火神矿’就被灭情道无情灭杀,如今天道轮回,终于轮到他了!”

……

灭情道的坊市一夜之间易主,而诸多修士则还在议论纷纷。

稍微聪慧些的,就嗅到了天地间不同寻常的气息。

无论补天阁还是灭情道,都是传承数万,十数万年的大势力,这样的势力,哪怕在数万年前的广龙至尊时代,就已然威震东洲了。

无数万年下来都稳如泰山,如今接连覆灭,如何能不让人心中生出怀疑?

“天地只怕要生变,难道前些年从圣地之中流传出来的传言,竟然是真的吗?”

“天地真要大变了吗?非如此,这些大宗门怎么会接连覆灭?补天阁得罪了当世第一元阳道人覆灭还可说得过去,可那灭情道呢?”

“不好说,不好说。传言终归是传言,若天地真要大变,圣地为何会放出这样的留言来?古今但凡有大事发生,我们这些散修可都是最后知晓的。”

酒楼之中酒香四溢,更有着极为嘈杂的议论之声。

酒楼六楼,安奇生临窗而坐,俯瞰城中风物,人流如织,车马如龙,空气之中弥漫着若有若无的丹气。

这是城中诸多大势力的丹坊之中正在交易。

东洲百国,但坊市却只有十四座,分别是十大宗门,三大圣地以及补天阁之所有。

这一座‘灭情城’中,汇聚着超过百万级数的修士。

大小宗门都在这座城中交易,当然更多的,则是散修,这些散修们,在诸坊市之中接取任务,或杀妖,或采摘灵草,或是寻宝探险。

以换取修行之所需。

偌大东洲,千千万万的修士,真正能不为外物困扰,不为俗事操劳的,只有诸宗门圣地之中的一些真传弟子,长老。

绝大多数的修士,散修,还是要终日奔波。

“道爷,这是您遗留在白玉京中的东西。”

断三浪恭恭敬敬的奉上一枚乾坤灵戒,他一路追逐而来,终于还是追上了安奇生。

“我的东西……”

安奇生随手捏起这一枚乾坤灵戒,其中丹药灵材,各类天材地宝堆积如山。

补天阁每隔百年将会将所得之七成上交中州总阁,留下三成里,一成用以维持城中秩序,剩余的则供应补天阁诸弟子,门人,客卿。

这灵戒之中虽只有白玉京百年收益之三成不到,可也是一笔颇为巨大的财富了。

寻常洞天大能,一生积蓄,也未必有这其中十一之数。

对于任何修士而言,都是不可忽视的数目。

“是,这正是您的东西。”

断三浪一丝不苟的弯着腰,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您胜了补天阁,白玉京本就该是您的,晚辈为您整理,却是怕被宵小之辈偷了去…..”

他出身小宗门,虽凝了洞天,被补天阁拜为客卿,地位也算不低,可面前这位,可是当今东洲绝顶。

他自然有些战战兢兢。

“你是个聪明人。”

安奇生收起灵戒,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你此来是为了白玉京吧。”

他离白玉京之时,这一幕就有着预见,却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他本也有着搜灵材铸灵宝的心思。

“道爷料事如神,晚辈此来,的确是为了白玉京……”

断三浪更为谨慎,将之前与诸同伴商议的一切都说出来,没有任何隐瞒,包括自己将会得到多少。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安奇生有些感叹:

“你的胆子不小。”

白玉京前他生杀了张无极,镇压了补天阁主三人,拔走了域门,几乎灭了整个补天阁。

时至如今,补天阁都尚未有人寻上门来报仇,可这断三浪却敢一路追他前来。

这胆量之大,却不是其他人能够拥有的。

不过,他对于这些倒也不排斥。

曾几何时,他同样在红尘中打滚,为了赚钱,什么都做过,至今,他在玄星,还有着不少房子在出租……

同为红尘中人,没有谁比谁高。

反倒是,这种不掩饰自己,直说交易之人,更贴合他的心思。

“道爷真知灼见,这天下,本就如此,非是晚辈胆大,而是,这利益太过动人。”

断三浪心中一紧,却还是立刻回应。

他天生灵感敏锐,能洞察其他人的心思,可在这元阳道人面前,他却捕捉不到丝毫的信息。

如同直面苍天,看到的,永远都是冰山一角。

“利益动人心,不差,可我为何要让你分一杯羹?”

安奇生手指轻点桌面,淡淡的看着他:

“说服我,不止白玉京,这灭情城,也给你。”

“这天下,从来都是如此,不宰割别人就会被别人宰割,不主宰他人,就会被他人主宰,一切生命的轨迹,都将成为其他人餐桌上的佳肴……”

断三浪神色谦卑,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说服面前这位道爷,却也只能咬牙开口:

“我愿为道爷宰割,也愿为道爷宰割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