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麻豆传媒顾美玲网手机版

周锦妍和甘居在木楼见了面,我们这些人就准备退出去,可不等我们动身甘居忽然叫住我们说:“各位朋友,你们不用退出去了,我的时间不多了。”

甘居说了这一句话让我心里“咯噔”了一声,时间不多。难不成他大限将至。

不等我细问,甘居就把他脸上的兽皮面具摘了下来,没有了阴物面具的遮掩,他脸上的命气也是全部显露了出来,他保寿官竟然出现了回阳之兆。

鬼魂的面相上出现回阳之兆,其实算是一种吉相,说明天理大道已经允许他去轮回转生了。

不过这也预示着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只鬼阴寿已尽,已经再也做不成鬼了。

周锦妍看到我脸上的变化,就问我:“初一,你是不是从他脸上看出了什么,你快告诉我,他是骗我的。他还有很长时间可以活,跟我一样可以活很久很久,对吧?”

我看了看甘居,他的脸上虽然有不舍,可却始终挂着微笑,显然他是不想我对周锦妍撒谎的。

所以我只能深吸了一口气说了四个字:“回阳之兆!”

听我说完这四个字,周锦妍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忽然也笑了起来,接着她身上的紫金色渐渐退去,转而变回了原来的青色。我知道三死金已经重新封印了她大部分的力量。

恢复了一身青纱的周锦妍往甘居面前走了几步道:“一定要等我!”

甘居点头说:“我在下一世等你!”亚每夹扛。

说完甘居的身体就渐渐化为了星点。然后慢慢地撒落在地上,接着钻进土里。

Blue Air

本来我以为甘居和周锦妍会有很多的情话要说,却没想到他们之间只有一句浓情而又苍白的对话。

“一定要等我!”

“我在下一世等你!”

听着这样的对话,联想着古魅和甘居的故事,不知不觉间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期盼了千年。难道这就是他们的结局吗,我忽然感觉命运给他们的安排如此的残酷。

我心里都替他们有些不甘。

周锦妍一身青纱缓缓坐在地上,她用手摸着甘居消失的地方,可是却留不下丝毫的印记,因为她是一只鬼。

此时徐若卉和李雅静两个感情最细腻的女人已经有些泣不成声了,显然她们是彻彻底底被周锦妍和甘居的爱情故事给打动了。

何止是她们,我们在场的人。又有谁心里不被触动呢?

就连高俭良这个视甘居为敌的的人,也是不由低头叹了口气,他的仇算是了解了。

我忽然有些明白天道的安排了,他不让甘居继续以鬼的状态存在下去,其实是对甘居的一种宽恕。

而甘居之所以成为阴兵首领,他并不是因为兵败不甘,而是为了周锦妍,如今他知道周锦妍还爱着他,而且还能一直以魅的状态好好活下去,他的心愿已经了了,没有了执念,他就没有了作为鬼存在下去的意义。

有人会说,他为什么不想着和周锦妍在一起,这为什么不能成为他的新的执念……

理由很简单,因为甘居知道如果他作为鬼继续存在下去,那他和周锦妍都将会失去投胎做人的机会,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魅渴望做回人的心情,他也比任何人都了解作为鬼魂状态存活下去的痛苦。

当然那些痛苦是我们人不能够理解的。

所以人啊,还是好好活着,别等着失去生命的那一刻才后悔,那样就真的来不及了!

我心里想的有些多,也有些乱,许久这个木楼里没有人说一句话。

直到外面的天渐渐暗了下去,青衣古魅才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然后一句话也不说钻回了我身体里的三死金内。

我喊了她名字几声,她才道了一声:“我们回去吧。”

从这寨子离开,我们就发现蔡生宗门的那些人,已经被那些敲鼓的人给弄走了。

我、王俊辉和林森三个人轮流着背着高俭良下山,一路上高俭良说了很多的抱歉的话,我们回他的只有一句:“谁让你是我们的同伴呢。”

我们到了山下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山下蔡、梁两家的车子基本都开走了,只有我们的车子还在。

离开了这座山,我先是开车把高俭良送到了江口县县城的医院里,他的腿自然是越早治疗越好。

安排好了高俭良,我们也是在江口县城待了一晚上,第二天蔡邧派的人接替了我们,我们才从江口县返回成都。

到了成都虽然又是晚上了,可我们还是先去把案子交了一下,鱼先生和梁家的惨败,成都这边早就有了消息,只不过在解决阴兵的案子上,蔡生的宗门却有异议。

那就是案子应该是我们和宗门一同了结的,所以剩下的两个堂口一个人一个,至于那个千年古尸案,就放弃了。

只要能帮海家再争取一个堂口,我就知足了,至于另一个堂口落入谁的掌控我没有兴趣,所以我代表海家这边就表示没有意见,蔡邧自然是全力支持我的决定。

这样一来,三对一,梁家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吃了一个哑巴亏,眼睁睁看着剩下的两个堂口被宗门和海家瓜分了。

于是赵、白两家解体后,两大长老家族留下的地盘也是彻底分配完成:宗门分得三个堂口、海家分得两个、梁家分得两个、蔡邧分得一个。

这分地盘的事儿也是彻底告了一个段落。

在阴兵这个案子里,我们和宗门的人发生了激烈的摩擦,还导致几个宗门的道者被阴兵拘了魂,鱼先生的道法尽废,如此一来我们和宗门的关系就极度恶化。

不过我们回到成都后,宗门却没有对付我们的意思,蔡邧和海家也是没有打听到半点蔡生要对我们出手的消息。

这就让我们心里感觉十分的不安。

如果蔡生跟赵、白两家一样,不痛快了就直接叫板开干,我们还不是那么担心,他这么沉得住气,我们这边就有些担心了起来,这样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因为他懂得一个词语–时机!

一旦他有了时机,那我们估计会被他整的很惨。

所以我们在西南要想好好地待下去,那就必须谨防蔡生这个人,这也正好应了我爷爷走的时候跟我说的那句话,他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些事儿似的。

回到成都之后,我自然也是去医院检查了一下,身上外伤不少,可好在内脏没大事儿,回家让徐若卉给我敷些药,休息两天就好了。

而在我静养的这短时间里,海慧带着海若颖来了这里一次,还给我送了不少的补品。

我们和海家也总算有一些亲人的热乎劲儿。

到了我们回成都的第四天,蔡邧那边就忽然给我们传来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那是一天早起,我和贠婺刚做完早间的功课,正在客厅逗他玩,就听到有人敲门,我问是谁,就听到蔡邧在门口焦急地说:“初一,是我!”

我连忙给他开门,问他是不是出大事儿了,他就连忙说:“我们的人在昆仑山腹地发现了鹭大师和田士千,他们可能有危险了。”

我连忙问是什么危险,蔡邧就深吸一口气道:“田士千带着鹭大师去偷偷潜入昆仑道派,去昆仑后山的仙极洞偷东西,被昆仑的人给抓住了。”

昆仑?我曾经听爷爷说过,那可是道家的圣地,他说在昆仑山的腹地一直有一个很大的隐世门派–昆仑道宗,这个门派不但强大,而且还住着神仙。

当然这个昆仑道派,不是我们普通人可以去游玩的那个昆仑派。

听到蔡邧说出这个消息我直接愣住了,因为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鹭大师去偷东西,他可是得道高僧啊,就算是跟着田士千出任务,那也应该是降妖除魔的正义任务。

怎么可能是去昆仑的什么“仙极洞”偷东西呢?

所以我就拼命地向蔡邧确认,旁边的贠婺也是愣住了,因为他听得懂他师父被抓的事儿的。

见我不信蔡邧就道:“起初我也不信,这是我的人去昆仑派办事儿的时候,听那里的弟子亲口告诉他的,根据那个昆仑弟子的描述,被抓的两个人,绝对是田士千和鹭大师两人。”

蔡邧说这些的时候,王俊辉和林森也是凑了过来。

王俊辉皱了皱眉头没说话,林森就问了一句:“他们准备关鹭大师多久?”

蔡邧道:“我听说关到下个月十九,然后会在昆仑上把二人给处决掉。”

处决?他们要杀掉鹭大师?

听到这里我就道:“不行,我们要去救鹭大师,他不能死!”

再怎么说鹭大师也是我叫过“爷爷”的人,我不知道他的行踪就罢了,如今我知道了,我就不能不管了。

蔡邧赶紧劝我:“初一,我来告诉你这个消息,就是想着劝阻你,让你不要冒险的,因为这个消息就算我不告诉你,很快也会有人来告诉你,并找你帮忙去救鹭大师!”

“而我提前告诉你,就是要阻止你上昆仑,你不了解昆仑,就算李神相那样的高人也不好轻易去冒犯,你要是去了,多半会步田士千和鹭大师的后尘。”

蔡邧劝我的话,我丝毫没听进去,反而问他:“你说,有人找我,要跟我一起去救鹭大师?是谁?”

蔡邧有些无奈地看着我道:“果然跟我想的一样,我做的都是无用功!”